上海电视节丨幕后团队凝结匠心,群策群力呈现佳作

作者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10 08:34     浏览:

  在今年白玉兰奖的入围名单当中,《大江大河》获得了4项幕后奖项提名,《天盛长歌》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《爱情的边疆》获得了3项幕后奖项提名,《都挺好》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《远大前程》等作品亦都有所入围。这些制作精良的佳作,代表了当下中国电视剧创作的高水准,从中我们也可以一窥幕后人员的别具匠心与不懈努力。

  《大江大河》

  幕后奖项入围:

  最佳导演、最佳编剧(改编)、最佳摄影、最佳美术

  《大江大河》沿袭了“处女座”主创团队一贯的精良制作标准,在播出期间,曾因为堪比电影大片级别的画面质感、精准到位的服化道设定、丰富活泼的剧情安排等,引发观众热议。导演孔笙和黄伟在媒体采访中透露,在他们执导之初,两人就达成想法一致:“我们用最朴实、真实的表现手法去阐述这部戏。”孔笙认为,拍一部现实题材的剧,如果拍得不像那个年代,这个戏的真实性就会打折。

  为了还原时代质感、营造真实的故事情境,创作团队甚至重新搭建了“村子”和“工厂”,就连室内的桌椅摆放和布景也是先通过电脑绘图,关注到每个细节,然后根据绘图安排屋子的布置,彰显了团队认真的态度。饰演宋运萍的童瑶曾回忆,连女演员扎头发的皮筋样式、怎么扣扣子等细节,团队都提出了具体要求。

  在画面上,《大江大河》首次启用了变形宽银幕镜头,将画面比例从原本的16:9变成了现在的2.66:1,给观众带来电影级的体验。在孔笙眼里,新技术不但是创作的载体更是态度的体现,“我们采用新手段和新方法,是表达我们对这个题材和对这个戏的态度,我们是认真对待了我们所做的《大江大河》。”

  同样态度认真的还有编剧袁克平、唐尧,他们在正式写剧本前,花了七个月时间熟读原著,先做出了四十二集的分集提纲,并加强了对宋运辉的刻画,“在最终的版本里,有关宋运辉的部分,几乎都是新创作的。”比如宋运辉背文章,比如他在七月的烈日下划“正”字等等。袁克平希望通过这些细节改动,体现初期宋运辉的韧性、较真,还有点傻的性格特点。

  《天盛长歌》

  幕后奖项入围:

  最佳导演、最佳摄影、最佳美术

  《天盛长歌》运用现代技术使中国古典之美焕发出蓬勃生命力,更凭凄美的故事感染了观众。该剧导演沈严和刘海波是一对老搭档,过往一直深耕现实题材,这次难得挑战了古装剧,沈严曾坦言自己一开始有点不适应,但经过团队协作,他放下了纠结和困惑,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式:“不将它当做古装戏来看,只讲人心。不论古代还是现代,人心都是一样的,行为逻辑也都一样,只要把他们当做具有正常逻辑思维的人来处理。”于是他将自己擅长的讲故事方式代入《天盛长歌》中,以情感撬动更大的棋局,权谋和爱情构成了一个整体,故事也有了温度。

  尽管故事是架空的时代背景,但制作团队仍十分认真、严谨,将服化道的参考定在唐到五代十国期间,并提前7个月开始研究,参考了千余本书籍,最终手工制作服饰五千余套,单单衣服上的绣花最多便达一百多个,仅一件衣服便需耗费十几天时间,部分造型更由张叔平亲自操刀。在朝堂与生活中,各品阶的大臣、皇子的礼仪皆规范有度,制片人路怡曾表示,剧中服化道和礼仪皆参考《全唐文》。

  在画面观感上,《天盛长歌》创新性地运用1:2.35的电影常用画幅与杜比音效,并在拍摄过程中采用同期收声,使观众得以更好地沉浸剧中。选择拍摄地襄阳唐城同样足见用心,该剧还参考敦煌壁画、古罗马建筑等中外元素,实地搭建承明殿、楚王府等恢弘场景,只为盛世风貌的完美呈现。

  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

  幕后奖项入围:

  最佳导演、最佳编剧(改编)、最佳美术

  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是张开宙第一次独立操盘的古装剧,但这部作品却不具有新手的青涩,在剧情、演员演技、服化道等各个方面,均得到业界及观众的认可。张开宙表示这部作品和自己过往执导的现实题材相比,其实“更贴近现实生活”,“我们真正想描写的还是现实生活中的人或事,因为它是角色众多的一部戏,拍这部戏的过程基本上是还原____,尤其是对现实中身边的一些角色的还原。”

  编剧曾璐表示“这个戏的核心是家庭戏”,另一位编剧吴桐说:“我们这个戏是聚焦于家庭教育、家风。”在古代,家庭是联系社会的纽带,也是文明的基石。基于此,编剧保住原著小说最典型的、作者最想倾诉的内容,然后在这些内容之外再进行扩展和深挖,最终上升到了家国情怀的高度。

  在服化道和布景方面,“知否”走的是古韵唯美风,各类场景古香古韵,大到家具布景、小到一餐一食,从大户府邸到街头瓦巷,从马球草场到私塾课堂,每一帧的画面都色调柔和、古朴雅致,可以说处处有心思,皆依据宋朝的历史背景进行设计,甚至服装的运用也随着人物的性格发展发生了改变,比如前期女主仍是个甜美少女,服装色调主打粉色系,几经波折后,慢慢转向了后期优雅气质的紫色,充满剧组的巧思。

  《爱情的边疆》

  幕后奖项入围:

  最佳编剧(原创)、最佳摄影、最佳美术

  《爱情的边疆》描写了一个令人刻骨铭心的跨国爱情故事,编剧高满堂生平第一次将“爱情”元素作为作品的主要灵魂来表现,他说:“这是一个当下的年轻人父辈的爱情故事。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候,爱情显现出了她的伟大。”他更表示创作这部作品是为了年轻人,“当今社会部分年轻人不相信爱情,把爱情沦为物质的奴隶。我写这个故事,就是要让现在的年轻人相信爱情。”

  因为讲述的是跨国故事,为了拍摄,剧组在四个月里辗转了大连、沈阳、抚顺、铁岭、黑河、布拉戈维申斯克、哈巴罗夫斯克、莫斯科等8个城市进行拍摄,同时跨越了近60度的温差,因此被不少圈中人士称为“最苦剧组”。画面中的雪景固然美丽,但极低的温度和茫茫白雪对于剧组工作是极大的挑战,在这样的环境下,他们仍要求如电影标准一般的服装化妆,为了还原当年的场景,剧组大部分场景都没有使用现成的景地,而是根据真实剧情年代自己搭景,原汁原味地复原那些曾经印刻在观众脑海中的景象,“道具也是,可以在旧物市场找到的就买来,如果找不到的,道具师就自己做。”正是这般严谨,才让《爱情的边疆》有了精良的呈现。

  《都挺好》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《远大前程》等作品皆有入围相应奖项。话题作品《都挺好》在今年年初热播,受到广泛反响,入围了“最佳导演”的简川訸认为《都挺好》的处理胜在真实和冷静,“展示了家庭的成长,人物的成长,谁都不是生下来就是父母,这个剧展示了离心家庭从散到聚的过程,结果都挺好。”入围“最佳编剧(改编)”的王三毛和磊子表示自己在改编过程中,让情节更加真实,比如苏大强一角,“给他埋了一个很深的根儿,不动声色不露痕迹,让观众慢慢去品味。什么根呢,他有病,他所有反常的东西都是因为病,他放飞也好作妖也好他其实是病,但是他自己感受不到,直到这个病爆发。”

  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入围了“最佳导演”“最佳编剧(原创)”两项奖项。导演刘家成再次将镜头对准老北京的正阳门,通过一群小人物风雨几十载的变迁,讲述老北京人在国家站起来、富起来、强起来过程中的奋斗故事,展现人性的善与美。刘家成坦言,作品凝结了他更为充分的创作表达,既表现社会之大,也体现个体之小,一大一小,交相呼应。编剧王之理与郝金明认为,剧中的小酒馆,见证的却是大人生,“老舍先生用茶馆,我们用酒馆,虽然是小酒馆,但它是大社会,用酒馆的窗口看进去一定有值得看的东西。”

  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剧照

  凭借“处女座”般的高标准严要求,《远大前程》呈现出电影级质感,带观众宛如重回老上海,入围了“最佳摄影”“最佳美术”两项制作类技术奖。而因剧情上的扣人心弦,《归去来》《最美的青春》《芝麻胡同》《最好的我们》《你迟到的许多年》皆入围了编剧类奖项,《外滩钟声》亦因出色的视觉呈现,入围“最佳摄影”奖项。

  在产业各方各面不断升级的当下,国产电视剧创作正涌现出更多“思想精深,艺术精湛,制作精良”的精品力作,展现了广大电视工作者对文化理想和文化价值的追求与信念。而“匠心”,在这个过程中,慢慢地从作品当中浮现出来,真诚地站立在观众的面前,被看到,被肯定。中国电视剧的创作质量水准,正随着现代技术的加入和从业人员的成长,逐渐攀上高峰。